世界主要的咖啡出口国介绍和世界知名单品咖啡豆的特色庄园-品咖啡的咖啡庄园-p7coffee manor


小编为大家列举世界主要的咖啡豆出口国与当地的特色单品咖啡豆(庄园咖啡豆)

  • 澳大利亚 | Australia
  • 玻利维亚 | Bolivia
  • 布隆迪 | Burundi
  • 巴西
  • 科麦隆
  • 哥伦比亚
  • 哥斯达黎加
  • 古巴
  • 刚果
  • 多明尼加
  • 塞尔瓦多 Salvador
  • 厄瓜多尔
  • 埃塞尔比亚
  • 危地马拉
  • 几内亚
  • 海地
  • 印度
  • 印度尼西亚
  • 象牙海岸
  • 牙买加
  • 肯尼亚
  • 马达加斯加
  • 马拉维
  • 墨西哥
  • 尼泊尔
  • 尼加拉瓜
  • 巴拿马
  • 巴布亚新几内亚
  • 巴拉圭
  • 秘鲁
  • 菲律宾
  • 卢旺达
  • 坦桑尼亚
  • 泰国
  • 东帝汶
  • 多哥共和国
  • 乌干达
  • 美国
  • 波多黎各
  • 委内瑞拉
  • 越南
  • 也门
  • 赞比亚
  • 津巴布韦
一、哥斯达黎加咖啡
颗粒饱满、酸度理想、香味独特浓烈
哥斯达黎加的塔拉苏(Tarrazu)是世界上主要的咖啡产地之一,所产咖啡风味清淡纯正,香气怡人。哥斯达黎加的火山土壤十分肥沃,而且排水性好,是中美洲第一个因商业价值而种植咖啡和香蕉的国家。咖啡和香蕉是该国的主要出口商品。1729年,咖啡从古巴引入哥斯达黎加,时至今日,其咖啡工业已是世界上组织最完善的工业之一,产量高达每公顷1700公斤。哥斯达黎加人口仅有350万,而咖啡树却多达4亿颗,咖啡出口额占据该国出口总额的25%。哥斯达黎加也受益于设立在塔拉苏的中美洲农业研究学会(Turrialba of the Central American Agricultural Research Institute,简称IAAC),它是一个重要的国际研究中心。优质的哥斯达黎加咖啡被称为“特硬豆”,此种咖啡可以在海拔1500米以上生长。海拔高度对于咖啡种植者来说一直都是个问题。海拔越高咖啡豆越好,这不仅是因为较高海拔能增加咖啡豆的酸度从而增加风味,而且也由于较高海拔处的夜晚温度低,可使树木生长缓慢,从而使咖啡豆的风味更浓郁。另外,由于高海拔的落差造成充足的降雨量,对咖啡树的生长也十分有利。然而,虽然在海拔较高的地带种植咖啡有诸多优点,但必须考虑到因此而增加的额外运输费用,这很可能使生产咖啡变得无利可图。哥斯达黎加的咖啡业已采用新技术来增加效率,其中包括使用“电眼”来选豆并识别出尺寸不规则的咖啡豆。
在哥斯达黎加,人们从牛车上卸下咖啡果
塔拉苏位于该国首都圣何塞(San José)的南部,它是该国最受重视的咖啡种植地之一。“塔拉苏拉美他”(La Minita Tarrazu)的咖啡是当地名产,但生产数量有限,大约每年72600公斤,它是一块叫“拉美他”(La Minita)的土地上种植的,土地为英国麦卡尔平(McAlpine)家族的最近三代人所有。事实上,这块土地每年可生产450多吨咖啡。但是塔拉苏拉美他咖啡的种植并没有使用人造肥料或灭虫剂,它的收割和挑选全由手工完成,这样做的原因是为避免空气喷射挑选法在某种程度上对咖啡豆造成的损伤。值得提及的其他咖啡还有:胡安维那斯(Juan Vinas,PR)、图尔农(H.Tournon)、危德米尔(Windmill,SHB)、蒙迪贝洛(Monte bello)和圣罗莎(Ssnta Rosa)。上等咖啡一般生长在埃雷迪亚(Geredia)和中部峡谷。另一种引人注目的咖啡是萨奇(Sarchi)咖啡(萨奇正是代表哥斯达黎加“咖啡之路”的5个城镇之一),它生长在离圣何赛53公里远的波阿斯火山(Poas Volcano)的山坡上。萨奇公司创立于1949年,其土地面积为30770公顷,种植甘蔗和咖啡。这一地区还以手工艺品而闻名,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
该国的咖啡工业原来是由哥斯达黎加咖啡工业公司(Instituto del Café de Costa Rica,简写ICAFE)控制的,现已经被咖啡官方委员会(Oficina del Café)接管。在出口的咖啡中,那些被认为质量不合格的产品用蓝色植物染料着色后,再转回国内销售。在国内消费的咖啡(染成蓝色的或未被染色的)大约占总产量的10%,当地人均咖啡消费是意大利或美国的两倍。
二、古巴咖啡
如果这个生产上等于雪茄的国家没有上等的咖啡与之相配,那肯定会令人感到惋惜
古巴(Cuba)最好的咖啡是图基诺(Turquino)或特级图基诺(Extra Turquino)。
图基诺是一个咖啡级别而不是一个地名,正如蓝山咖啡(Blue Mountain)一样。图基诺(Turquino)咖啡风味纯正,颗粒适中,因为种植在海拔较低的地方,所以其酸度低于种植在中美洲的许多咖啡。 假如不受政治气候的影响,毫无疑问古巴将成为美国和日本的咖啡重要供应地。
三、多明尼加

美味香甜,颗粒饱满的咖啡 多米尼亚共和国(Dominican Republic)与海地为邻,二者拥有伊斯帕尼奥拉岛(Hispaniola)。像它的邻居一样,多米尼加共和国也曾有过革命和贫穷的历史,但现在已经实行了民主选举,国家也相对稳定。在18世纪早期,咖啡开始在多米尼加共和国种植,最好的生产地是西南部的巴拉奥纳(Barahona)地区,但是洪卡力托(Juncalito)和奥科亚(Ocoa)也出产一种上等的咖啡――圣多明各(Santo Domingo)咖啡,其特点是清新淡雅、颗粒饱满、酸度极佳、香味怡人,所以物有所值。与海地生产的咖啡不同,多米尼加共和国种植的咖啡大多数都被洗过,这也是高品质的象征。

四、塞尔瓦多

独一无二,口味温和的咖啡。 萨尔瓦多(El Salvador)是中美洲的小国之一,人口十分密集。其咖啡的风味特色是均衡度极好。今天,这种咖啡占全国出口量的40%。质地最优的咖啡在1月到3月出后35%的特硬豆出口德国。 90年代初,游击战争大大地破坏了该国的国民经济,使咖啡的产量从70年代初的350万袋下降到1990~1991年的250万袋。该国东部受游击战争影响最大,许多农夫和工人,被迫离开庄园。资金短缺致使咖啡产量大跌,由过去的每公顷产量1200公斤下降到今天的每公顷产量不足900公斤。此外,政府1986年对出口咖啡额外收取15%的关税,即在现存30%的税收之外再征收15%。税收连同不利的互兑率,使咖啡出口极度减少,质量也随之下降。政府终于认识到咖啡在国民经济中的巨大作用,例如:解决就业、赚取外汇和发展农业等,因此在1990年把部分咖啡出口工业私有化,希望以此增加咖啡在出口市场中的所得率。在萨尔瓦多地区的库斯卡巴帕(Cuscacbapa),已打好包装的咖啡豆即将出口萨尔瓦多的咖啡是中美洲的特产,该地咖啡体轻、芳香、纯正、略酸。与危地马拉和哥斯达黎加一样,萨尔瓦多的咖啡依据海拔高度进行等级划分,海拔越高,咖啡越好。最好的品牌是匹普(Pipil),这是阿兹别克――玛雅人(AztecMayan)对咖啡的称呼,它已经取得了美国有机物证明学会(Organic Certified Institute of America)的认可。另一种稀有的咖啡是帕克马拉(Pacamara)咖啡,它是帕卡斯(Pacas)咖啡和马拉戈日皮(Maragogype)咖啡的杂交品种。该咖啡的最佳产地位于萨尔瓦多西部,同与危地马拉边界相近的圣安娜(Santa Ana)相邻。帕克马拉咖啡颗粒饱满,当香味不太浓。

五、瓜德罗普

在过去整个加勒比海的沿岸岛屿都有着良好的咖啡生产,但在遭到自然灾害的影响后,1789年,500公顷土地上的100多万棵咖啡树产量达4000吨,而今天,却只有150公顷的土地用于种植咖啡。这一下降那么多产量的原因归于甘蔗和香蕉生产的增加和1996年爱尼斯飓风(Hurricane Ines)对咖啡树的破坏。政治原因包括1962~1965年进行的土地重新分配,这造成了咖啡生产的巨大损失。与香蕉和甘蔗种植相比,咖啡种植所需的工时更多,而且更需要资金。过去瓜德罗普岛(Guadeloupe)是咖啡最好的产地,但现在已不出口咖啡了。博尼菲尔(Bonifieur)曾被定为是该地区质量最好的咖啡,这是一个咖啡史上曾引以为荣的名字。

六、危地马拉

这里的特硬咖啡豆颗粒饱满,美味均衡,用其调制的咖啡纯正浓郁危地马拉(Guatemala)咖啡曾享有世界上品质最佳咖啡的声望,但质量也曾一度下降。然而,令人高兴的是其声望正在逐步挽回。

1750年,杰苏伊特(Jesuit)神父将咖啡树引种到危地马拉,19世纪末德国殖民着发展了此地的咖啡工业。今天,咖啡业的大部分生产都在该国的南部进行。在这里,马德雷(Sierra Madre)火山的山坡为种植上等的咖啡豆提供了理想的条件,高海拔地带生长的咖啡生机盎然。与其他种类的咖啡相比,品评家更喜欢这种具有香料味道的混合风味咖啡。此地的特硬咖啡豆更是难得一见的好咖啡,它颗粒饱满,味美可口,酸度均衡。
另外,其巨型咖啡豆象豆(Maragogypa)也使危地马拉倍受关注。咖啡业曾使该国繁荣,如今仍在国民经济中占据着统治地位。但不幸的是,国内的政治情况不利于咖啡种植者。高产量通常是一个国家总体经济繁荣的标志。然而,危地马拉现在的咖啡产量已相对下降,每公顷只有700公斤,而萨尔瓦多的产量为每公顷900公斤,哥斯达黎加的产量更是惊人,每公顷高达1700公斤。危地马拉咖啡出口贸易控制在私人公司手中,但国家咖啡委员会(Asociacion Nacional de Cafe)控制着咖啡工业的其他部门。目前危地马拉一些质地最优的咖啡豆都出口日本,在那里,每杯咖啡卖到3~4美元。大多数的小规模生产者是玛雅人(Mayan)的后裔,他们喜欢被称为当地人。

目前,危地马拉他们还受益于一个美国资助的项目,当地人称之为“工程(The Project)”的项目,该项目计划投资250万美元,鼓励开办小型的高品质咖啡种植园。危地马拉盛产优质咖啡的主要地区是阿蒂特兰湖(Lake Atitlan)和韦韦特南戈(Huehuentenango)。该项目的目的是帮助克复困扰着世界咖啡业的高产低质的恶性循环。例如,波邦(Bourbon)树比新型矮树长得高,且咖啡豆结得少,虽然他们都属于阿拉伯咖啡品种,但波邦树产出的咖啡豆更好,也更受美食家的欢迎。这个项目也希望能鼓励当地生产者自行加工咖啡豆,因为现在大部分咖啡果卖给了中间商,如果咖啡加工可在当地的工厂进行,那么其价值甚至质量可能就会得到有效提高。

安提瓜岛(Antigua)也是咖啡的著名产地。安提瓜岛的咖啡产于卡马那庄园(Hacienda Carmona),该处品质最佳的咖啡是爱尔普卡(EL Pulcal)它不仅质量好,而且比危地马拉的其他咖啡味道更浓郁、口感更丰富、烟草味更重。每隔30年左右,安提瓜岛附近地区就要遭受一次火山爆发的侵袭,这给本来就富饶的土地提供了更多的氮,而且充足的降雨和阳光使这个地方更适于种植咖啡。其他的咖啡产地还有:圣马科(San Marco)、奥连特-科万(Oriente & Coban)、帕尔卡(Palcya)、马塔克斯昆特拉(Mataquescuintia)和位于萨卡帕(Zacapa)的拉曼(La Uman)等。特种咖啡协会的建立意味着危地马拉政府开始对高品质咖啡予以关注,而为之作出的努力将会很快取得成效。

七、海地

来自有政治麻烦国家的上好咖啡,尽管存在着众人皆知的问题,而且咖啡的质量在时好时坏地波动,但海地(Haiti)仍然试图生产出一些高质量的咖啡。海地生产的大部分咖啡是在纯天然的状态下生长的,这并非有意而是物质短缺的结果,其原因是农民们太穷买不起杀菌剂、除虫剂和化肥。海地主要的咖啡种植区是该国的北部。与其他国家相比,海地咖啡的品牌、等级和种类更繁多。在日本,海地咖啡被掺入牙买加蓝山咖啡中,从而使蓝山咖啡味道更加浓郁。海地咖啡颗粒饱满,风味浓郁,酸度由中到低,口感更加温和。

八、洪都拉斯

总的来说,洪都拉斯咖啡声誉颇佳,适用于混合咖啡。洪都拉斯(Honduras)的咖啡是从萨尔瓦多传入的。洪都拉斯生产高酸性优质咖啡。像其他地方一样,洪都拉斯的咖啡等级依据海拔高度而定:在海拔700~1000米地带种植的咖啡属于中等,海拔1000~1500米地带种植的咖啡属于上乘,海拔1500~2000米的咖啡属于特等。1975年巴西霜冻之后,洪都拉斯的咖啡产量显著提高,20年内从50万袋增加到180万袋。咖啡锈病(Rust)对该国咖啡是一个很大的危害,尤其是该国东部,锈病更为严重,而用于治疗这种疾病的药物喷剂则对提高咖啡产量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洪都拉斯所有咖啡都由个体运输商发货出口,大都出口到美国和德国。

九、牙买加

牙买加蓝山咖啡是世界上最好的咖啡吗?听说过牙买加(Jamaica)蓝山咖啡的人几乎都知道它是世界上最贵的咖啡,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为什么。如同劳斯莱斯(Rolls-Royce)汽车和斯特拉迪瓦里制造的小提琴(Stradivarius Violin)一样,当某种东西获得“世界上最好”的声望时,这一声望往往使它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并变成一个永世的神话。最好的蓝山咖啡无疑是所能得到的最好的咖啡之一。虽然价格能保证蓝山咖啡的供应,但并不能相同地保证该咖啡有最好的风味。还值得注意的是,这蓝山咖啡喝起来要比看上去昂贵。要想品尝到它最好的风味,所放入的咖啡豆必须比饮用其他单品咖啡时要多,否则风味就有点名不符实,所以体现风味的真正费用就在于它要比价格仅次于它的咖啡多加10%~15%的咖啡豆。据说,真正的蓝山咖啡是由当地最好的生咖啡豆制成的,这正是品尝家的乐趣所在,它的风味浓郁、均衡、富有水果味和酸味,能满足人们的各种需要。除此之外,优质新鲜的蓝山咖啡风味特别持久,就像饮酒人所说的那样――回味无穷。仔细了解一下蓝山咖啡的神话是必要的,因为过去的形象和今天的现实经常不是一致的。1725年,尼古拉劳斯爵士(Sir Nicholas Lawes)将第一批蓝山咖啡种从马提尼克岛(Martinique)带到牙买加,种植在圣安德鲁(St.Andrew)地区。今天的圣安德鲁产区仍然是蓝山咖啡的三大产区之一,其他两大产区是波特兰(Portland)产区和圣托马斯(St..Thomas)产区。8年内,牙买加出口的纯正咖啡达375吨多。1932年,咖啡生产达到高峰,收获的咖啡多达15000多吨。但到1948年,咖啡质量已经下降,加拿大购买商拒绝在续合同,为此牙买加政府成立了咖啡工业委员会,以挽救顶级咖啡的命运。到1969年,情况得到了改善,因为利用日本贷款改善了生产质量,从而保证了市场。即使在1969年,日本咖啡饮用者也还愿意为蓝山咖啡付保险金,而如今,蓝山咖啡已达到了被狂热喜爱的地步。到1981年,牙买加又有1500公顷左右的土地被开垦用于种植咖啡,随后又投资开发了另外6000公顷咖啡种植地。事实上,今天的蓝山地区是一个仅有6000公顷种植面积的小地方,不能所有标有“蓝山”字样的咖啡都在那里种植。另外的12000公顷土地用于种植其他两种类型的咖啡(非蓝山咖啡):高山顶级咖啡(High Mountain Supreme)和牙买加咖啡(Prime Washed Jamaican)。

真正的蓝山咖啡是世界上种植条件最优越的咖啡之一,牙买加的天气、地质结构和地势共同提供了得天独厚的理想场所。横贯牙买加的山脊一直延伸至小岛东部,蓝山山脉高达2100米以上。天气凉爽、多雾、降雨频繁,使得这方富饶的土地雨水调和。在这里人们使用混合种植法种植咖啡树,使之在梯田里与香蕉树和鳄梨树相依相傍。一些小庄园也种植蓝山咖啡,如:瓦伦福德庄园(Wallenford Estate)、银山庄园(Silver Hill Estate)和马丁内斯(J.Martinez)的亚特兰大庄园(Atlanta Estate)等。即使是这个地区最大的庄园主,按国际标准来算,也属于小规模种植,其中许多庄园主是小土地拥有者,他们的家族已经在这块土地上劳作了两个世纪。牙买加的咖啡业面临着一系列的问题,比如:飓风的影响,劳作费用的增加和梯田难于进行机械化作业等。许多小庄园和农场很难进行合理化种植。然而,蓝山咖啡是那些重视信誉的咖啡零售商不论怎么样都要库存一些的咖啡。英国一位主要零售商说:不管价格如何,他将持续不断地全年出售蓝山咖啡,因为他有许多只认“蓝山”的顾客。现在,收获后的蓝山咖啡90%为日本人所购买。在1992年,牙买加卖给日本688吨蓝山咖啡,卖给美国75吨,卖给英国59吨。现在由于世界其他地方只能获得蓝山咖啡产量的10%,因此不管价格高低,蓝山咖啡总是供不应求。在英国,很多年来,朗福德兄弟(Langford Brothers)公司是唯一的供应商。后来埃德蒙兹集团(Edmonds Group)也得到了牙买加萨尔达食品公司(Salda Foods)提供货源。

蓝山咖啡与其他咖啡在运输方面的区别是,它用容量70公斤的木桶运输,这是瓜德罗普岛上个世纪所生产的博尼菲尔(Bonifieur)木桶的仿制品。这种木桶最初用于装载从英国运往牙买加的面粉,通常带有商标名和生产厂家的名称。咖啡业委员会为所有的纯正牙买加咖啡发放证书,并在出口前盖上认可章。

十、马提尼克岛

美洲咖啡的摇篮

马提尼克岛(Martinique)是个小岛,也是中美洲咖啡的发源地,但是它今天的咖啡产量却很少。西半球的第一棵咖啡树是在18世纪20年代初由德克利(Gabriel Mathieu de Clieu)从法国带来的。德克利早年是马提尼克岛的海军军官,他带回一棵咖啡树,把它栽种在普里切(Prechear),第一次收成是在1726年。随后,咖啡从马提尼克岛又传入海地、多米尼加共和国和瓜德罗普岛。据记载,1777年马提尼克岛的咖啡树就达18791680棵。

马提尼克岛上的咖啡树见证了一个产业的成长及毁灭的历史。今天该岛主要出口香蕉、甘蔗和菠萝。

十一、墨西哥

墨西哥是世界第九大咖啡生产国,最主要的咖啡品种是阿拉比卡。墨西哥的咖啡大多产自海岸地带。据说,墨西哥的咖啡种植是在18世纪的时候从安的列斯群岛传入的,从那时候开始,咖啡成为墨西哥最重要的农作物。现在,墨西哥是美国的主要咖啡进口国之一。年产咖啡约500万袋。其大部分咖啡是由近10万户的小耕农生产的,曾经操纵咖啡业的大庄园已不多见了。墨西哥咖啡每公顷产量为630公斤左右。后来墨西哥咖啡协会(Instituto Mexicano del Café,简称Inmecafe)控制了咖啡业。咖啡协会即控制着咖啡种植,也控制着11月起就可出口的咖啡豆的市场。协会为农民提供最低收购价格、技术建议和其他帮助。但从1991年起,咖啡协会的活动已有所减少,它的职能还可能进一步减弱。

咖啡协议(Coffee Agreement)的瓦解和价格支持的消失,实际上是帮助了一些生产者,因为这迫使他们发展各自的品牌,并取得与国外市场更紧密的联系,而加拿大、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NAFTA协议将进一步帮助墨西哥产品出口到北美.。一些人认为最好的巨型咖啡豆产于墨西哥而不是产于危地马拉,但两地咖啡豆的供应和质量都可能变化,被称为马拉戈日皮(Maragogype)的咖啡豆颗粒大,所产咖啡柔滑、醇厚、芳香诱人。农民的贫穷造成了大多数咖啡靠自然条件生长,即:不使用除虫剂或化肥等化学制剂。墨西哥最好的咖啡产地是该国南部的恰帕斯(Chiapas),这里种植的咖啡品种包括塔潘楚拉(Tapanchula)和维斯特拉(Huixtla)。瓦哈卡(Oaxaca)地区也出产上等咖啡豆,靠自然条件生长的普卢马科伊斯特派克(Pluma Coixtepec)咖啡豆是其中极品。瓦哈卡地区还出产阿尔图拉奥里萨巴(Altura Orizaba)咖啡和阿尔图拉瓦图斯科(Altura Huatusco)咖啡。阿尔图拉科阿塔派克(Altura Coatapec)地区出产韦拉克鲁斯(Veracruz)咖啡。墨西哥最好的巨型咖啡豆是利基丹巴尔(Liquidambar MS)咖啡豆。

十二、尼加拉瓜

极佳的尼加拉瓜咖啡在世界上位居前列,它温和可口,颗粒适中,十分芳香。在许多国家,由于政治原因,咖啡生产受到严重影响。尼加拉瓜咖啡业也不例外。1979年的革命使咖啡种植园主被迫逃往迈阿蜜(Miami)。随后是一段举棋不定的日子,政府曾考虑是否重新分配土地(其中包括许多种植园),这样就导致了咖啡供应不足,产量下降,由70年代初的100多万袋降到1990年的不足60万袋。现在政府已开放咖啡业,私人业主掌握了市场。上乘的尼加拉瓜咖啡种植在该国的北部和中部,最好的咖啡产于马塔加尔帕(Matagalpa)的西诺特加(Jinotega)和新塞哥维亚(Nuevo Segovia)。上乘的尼加拉瓜咖啡归入中埃斯特里克塔曼特阿尔图拉(Central Estrictamendte Altura)咖啡类,它酸度适中,芳香可口,十分令人喜爱。质量较差的咖啡豆则被广泛用于混合咖啡。

十三、巴拿马

高地种植的咖啡绝对优质,唯种植园咖啡还没有上市。

巴拿马(Panama)咖啡很柔滑、重量轻而且酸味均衡,其优质咖啡豆风味纯正、极富特色。每年出口的第一批咖啡在11月份启运,几乎全部优质咖啡豆都运往法国和芬兰。

上等的咖啡种植在该国北部,即靠近哥斯达黎加、临近太平洋一带。奇里基(Chiriqui)省博克特(Boquet)区生产的咖啡很有名,其他地区则有大卫(David)区,瑞马西门图(Remacimeinto)区、布加巴(Bugaba)区和托莱(Tole)区。

被品评家们认可的博尔坎巴鲁咖啡(Café Volcan Baru)势头看好,该咖啡品质特佳,1994年的产量达2000袋,占全国总产量的1%。

十四、波多黎各

尧科特选(Yauco Selecto)咖啡是世间极品

1736年,咖啡树就从马提尼克引入波多黎各(Puertp Rico)。早期的咖啡大都是由科西嘉(Corsica)移民种植的。到1896年,波多黎各咖啡出口量在世界上占第六位,大多数咖啡运往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古巴。19世纪咖啡庄园一度繁荣,但是甘蔗与药物种植业的兴起以及飓风侵袭和战争的影响又使咖啡业滞后不前,目前正在复苏。

波多黎各实行低工资制,1991年人均小时工资为4.20美元。尽管如此,其体力劳动者的收入还是比其他许多咖啡生产国劳动者的收入高,只要夏威夷和牙买加与之相当。波多黎各咖啡业所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在加勒比海地区,波多黎各人文化素质相对较高,因此有较好的就业前景。尧科特选咖啡仅在该岛国西南部的三个农场种植,其口味芳香浓烈,饮后回味悠长。这种咖啡售价很高,香味可与世上其他任何咖啡品种相媲美。在尧科(Yauco)地区,该咖啡归当地的种植园主拥有并经营。这里的山区气候温和,植物有较长的成熟期(从10月到次年2月),土质为优质粘土。这里种植一些老品种的阿拉伯咖啡豆,尽管产量较其他品种低,但普遍优质。这里的人们一直采用一种保护生态、精耕细作的种植方法,只使用一些低毒的化肥和化学药剂,并采取混合作物种植措施,从而使土壤更加肥沃。到了采摘咖啡豆的时候,人们在咖啡树间来回穿行,只采摘完全成熟的咖啡豆,然后还要将它们放入滚筒式装置中洗上48小时。

今天,波多黎各的美食咖啡已出口到美国、法国和日本。该国咖啡一般都精心种植,味纯、芳香、颗粒重、其中极品更居于世界名牌之列。最上乘的咖啡是尧科特选(Yauco Selecto),“Selecto”即“挑选”之意。大拉雷斯尧科咖啡(Grand Lares Yauco)出产于该岛的西南部,拉雷斯咖啡出产于中南部。

尧科特选咖啡仅在该岛国西南部的三个农场种植,其口味芳香浓烈,饮后回味悠长。这种咖啡售价很高,香味可与世上其他任何咖啡品种相媲美。在尧科(Yauco)地区,该咖啡归当

地的种植园主拥有并经营。这里的山区气候温和,植物有较长的成熟期(从10月到次年2月),土质为优质粘土。这里种植一些老品种的阿拉伯咖啡豆,尽管产量较其他品种低,但普遍优质。这里的人们一直采用一种保护生态、精耕细作的种植方法,只使用一些低毒的化肥和化学药剂,并采取混合作物种植措施,从而使土壤更加肥沃。到了采摘咖啡豆的时候,人们在咖啡树间来回穿行,只采摘完全成熟的咖啡豆,然后还要将它们放入滚筒式装置中洗上48小时。

尧科特选咖啡豆在运售之前一直是带壳保存的,直到订货发运时才将外皮去掉,以确保咖啡的最佳新鲜度。在货物提交时,美国政府的相关工作人员,如FDA和USEA,也会在场,他们的工作时监督生产者是否遵守了联邦法令。还有些来自地方鉴评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他们从每50袋中抽取1袋作为样品,并使用国际量器对其进行品质鉴定。

埃斯科基多•尧科(Escogido Yauco)代理行的总裁――福尔图诺(Jaime Fortuńo)每年都会默默地关注这一切工作,甚至极微小的细节。福尔图诺是投资银行家,毕业于哈佛商学院。他当初决意抓住一切机会开辟出一个波多黎各顶级咖啡市场。他预计每年最高产量3000袋,每袋45公斤,这还不到全岛咖啡总产量的的1%。

尧科特选是令人着迷的咖啡,它风味俱全,无苦味,富含营养,果味浓郁,值得品味。就连在英国哈罗盖特市(Harrogate)的泰勒斯(Taylors)也曾进口过50袋尧科特选咖啡。

十五、玻利维亚

过去玻利维亚的咖啡树常种在花园的周围充当树篱,起花木装饰作用。真正的商业生产从20世纪50年代早期才开始。1957年的大霜冻严重地损害了巴西的咖啡业,而玻利维亚(Bolivia)却从中受益,迅速发展起来。玻利维亚咖啡在海拔180~670米的高处种植,其中的阿拉伯水洗咖啡豆出口到德国和瑞典,其味道并非当今最好的,而且带点苦味。

十六、巴西

巴西被形象地比喻为咖啡世界的“巨人”和“君主”。巴西一直是世界最大的咖啡生产国,世界三分之一的咖啡都产自巴西,它最主要的咖啡品种是阿拉比卡(Arabica)。那儿大约有39亿7千万棵咖啡树,小农场主们现在种植的咖啡占全国总产量的75%。巴西从事咖啡生产的人数是哥伦比亚的2倍甚至3倍,而哥伦比亚是世界上第二大咖啡生产国。

与以往不同的是,巴西现在的经济较少依赖咖啡,咖啡仅占国民生产总值的8%~10%。在二战前,巴西咖啡总产量占全世界的50%甚至更多,现在接近30%,但是该国对全世界咖啡的影响,尤其是对咖啡价格的影响,却是举足轻重的,例如1994年的两次霜害就曾引起全球咖啡价格的暴涨。自1720年从法属圭亚那(Guyana)引进咖啡树以来,咖啡生产逐渐变成一门科学。1990年前,巴西政府对咖啡业进行严格的监控,既有严厉的干涉又有价格保护措施,而且国家一直对农民实行最低价格保护措施,以至造成咖啡生产过剩。二战前一段时间,剩余存货多达7800万袋,后来不得不将其用火烧掉或投入水中毁掉。自1990年以来自由市场开放,原来的“巴西咖啡管理局”(IBC)被国家的非投资行政机构――国家经济协会取代,该协会奉行不干涉政策,允许生产者与出口商直接洽谈。出口商的经营活动由政府立法监督,有关部门对合法的出口商予以登记。

由于巴西咖啡种类繁多,不能只用“巴西咖啡”(Brazilian)一词便囊而括之。正如其他阿拉伯咖啡一样,巴西咖啡被成为“Brazils”以区别于“Milds”咖啡。绝大多数巴西咖啡未经清洗而且是晒干的,它们根据产地州名和运输港进行分类。巴西有21个州,17个州出产咖啡,但其中有4个州的产量最大,加起来占全国总产量的98%,它们是:巴拉那(Parana)州、圣保罗(Sao Paulo)州、米拉斯吉拉斯(Minas Gerais)州和圣埃斯皮里图(Espirito Santo)州,南部巴拉那州的产量最为惊人,占总产量的50%。

虽然咖啡具有多样性,但巴西咖啡却适合大众的口味。比如:北部沿海地区生产的咖啡具有典型的碘味,饮后使人联想到大海。这种咖啡出口到北美、中东和东欧。还有一种颇具情趣且值得追寻的咖啡是冲洗过的巴伊亚(Bahia)咖啡。这种咖啡不太容易找到,因为继美国之后,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咖啡消费国,许多上好的咖啡只在其国内市场才能寻觅到。

在巴西,产量最大的是罗百氏特咖啡。这种咖啡在超级市场出售。巴西罗百氏特咖啡以科尼伦(Conillon)的名字出售,占总产量的15%。

在巴西东南部米拉斯(Minas Greais)州塞拉多(Cerrado)区的一些庄园里种植着古老的波旁咖啡。这些庄园,如卡平布兰科(Capin Branco)庄园和维斯塔阿莱格尔(Vista Allegre)庄园,种植的波旁老品种咖啡也在市上出售。虽然出自同一个地区,但这些咖啡各具特色。卡平布兰科咖啡比维斯塔阿莱格尔咖啡口感更柔滑,而维斯塔阿莱格尔咖啡浓且黑色,两者酸度较低。可是,像所有的巴西咖啡一样,它们最适于鲜嫩的时候饮用,因为越老酸度越浓。这些咖啡种植者已自行组织成巴西特种咖啡协会(the Speciality Coffee Association of Brazil)。

十七、厄瓜多尔

可能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阿拉比卡(Arabica)咖啡种植国。

阿拉比卡(Arabica)咖啡树于1952年首次引入厄瓜多尔(Ecuador),其咖啡质量很好,特别是6月初收获的咖啡。厄瓜多尔咖啡豆可分为加拉帕戈斯(Galapagos)和希甘特(Gigante)两个品种,都有颗粒大、份量重的特点。厄瓜尔咖啡按质量可分为一等(No。1)和特优(Extra Superior)两种。它们主要出口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北欧国家。

咖啡生产者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努力保持质量稳定。该地区的咖啡总的来说口味非常均衡清爽,还有一种独特的香味。

厄瓜多尔是南美洲中既出产阿拉比卡(Arabica)咖啡又出产罗布斯塔(Robusta)咖啡的少数国家之一。但是由于适于阿拉比卡(Arabica)咖啡树生长的土地在减少,因而罗布斯塔(Robusta)咖啡的产量在逐渐增加。最好的阿拉比卡(Arabica)咖啡出产于安第斯山,特别是昌查古山谷(Chanchamgo Valley),安第斯山分成两列山脉,从南向北延伸,直抵厄瓜多尔中部

十八、哥伦比亚

世界上优质咖啡的最大生产国!

传统的深度烘烤咖啡具有浓烈而值得怀念的味道

1808年,咖啡首次引入哥伦比亚(Colombia),那是由一名牧师从法属安的列斯(Antilles)经委内瑞拉带来的。今天该国是继巴西后的第二大生产国,年产量1300万袋,每袋60公斤,而巴西的得产量是2200万袋。咖啡在哥伦比亚的地位从以下事例中可见一斑——所有进入该国的车辆都必须喷雾消毒,以免无意中带来疾病,损害咖啡树。

哥伦比亚咖啡是少数冠以国名在世界上出售的原味咖啡之一。在质量方面,它获得了其他咖啡无法企及的赞誉。该国是世上最大的阿拉伯咖啡豆出口国,而罗百氏特咖啡却很少种植。它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水洗咖啡豆(Washed beans)出口国。与其他生产国相比,哥伦比亚更关心开发产品和促进生产。正是这一点再加上其优越的地理条件和气候条件,使得哥伦比亚咖啡质优味美,誉满全球。

该国的咖啡生产区位于安第斯(Andes)山麓,那里气候温和,空气潮湿。哥伦比亚有三条科迪耶拉(Cordilleras)山脉(次山系)南北向纵贯,正好伸向安第斯山。沿着这些山脉的高地种植着咖啡。山阶提供了多样性气候,这意味着整年都是收获季节,在不同时期不同种类的咖啡相继成熟。而且幸运的是,哥伦比亚不像巴西,它不必担心霜害。哥伦比亚大约有27亿株咖啡树,其中66% 以现代化栽植方式种植在种植园内,其余的种植在传统经营的小型农场里。

20世纪60年代早期咖啡每公顷约产600公斤,现在已提高到900公斤左右,个别农场能达到2500公斤。然而,保证质量是咖啡业的首要问题。哥伦比亚在1927年成立了国家咖啡管理协会(Federacion Nacional de Cafeteros,简称FNC),负责质量监管。虽然该协会属私营公司,但它代表政府行事。该协会除负责组织该行业之外,还负责在丰收的年份筹储资金。过去几年里,咖啡价格趋于下跌,该协会也几乎用尽了资金储备。国家咖啡管理协会还肩负着保健、教育、筑路、雇用种植技术员、进行调查、监管产品质量、直接经办总出口量50%出口业务、雇用市场营销人员等职责。像肯尼亚的国家咖啡管理协会一样,它是咖啡组织的典范。 哥伦比亚种植咖啡的农场主可以按官方低价将所有的产品卖给咖啡管理协会,也可以卖给出口商,出口商可能提供较高的价格,或根本不出价。实际上,咖啡管理协会(FNC)控制了对欧洲的出口,而出口美国的咖啡主要是通过私人出口商进行的。然而,所有的出口都受制于最低出口价。

哥伦比亚有幸拥有大西洋港口和太平洋港口,这有助于降低咖啡的运输费用,在南美,它是唯一具备该条件的国家。哥伦比亚的主要生产地区处在中部山脉和东部山脉地带。沿着中部山脉分布的最重要种植园位于麦德林(Medellin) 、阿尔梅尼亚(Armenia)和马尼萨莱斯(Manizales)地区,在上述三个地区中,麦德林地区的咖啡质量最佳,售价也高,其特点是:颗粒饱满、营养丰富、香味浓郁、酸度适中。这三个地区合真情为简称MAM(是三个地区主要城市名称的首字母)。在供出口的哥伦比亚顶级咖啡中,大多数的产地是MAM。沿着东部山脉,两个最好的地区是在波哥大(Bogotá周围,再向北在布卡拉曼加(Bucaramanga)周围。波哥大咖啡比麦德林咖啡酸度低,但两者质量相当。

德国进口量占哥伦比亚全部出口的25%,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该国的质量过硬。咖啡等级分为顶级(Supremo),优秀(Excelso)和极品(UGQ, Unusual Good Quality)三等,优秀等级中的克罗斯(Klauss)咖啡出口到德国,欧罗巴(Europa)咖啡出口到北欧国家。在多数咖啡店都能买到优秀等级的咖啡和顶级咖啡。二者的专业规定区别为:顶级咖啡所用的咖啡豆较大,其原料取自于新收获的咖啡豆,这样更容易保证产品的质量。优秀等级咖啡通常比顶级咖啡口感柔和,酸度也略高,但二者均属芳香型咖啡,颗粒适中,果实优良。哥伦比亚咖啡经常被描述为具有丝一般柔滑的口感,在所有的咖啡中,它的均衡度最好,口感绵软、柔滑,可以随时饮用。

哥伦比亚咖啡种植者所面临的棘手问题:是否用生长快速且产量高的阿拉伯咖啡树来替代波旁咖啡树。有人说,质量会不如从前,但也有人说,在最适合咖啡生长的地方,其质量区别不会太大。

十九、秘鲁
咖啡优质均衡,可以用于混合饮品。
秘鲁以特种有机咖啡扬名全球,是世界第三大咖啡出口国。在秘鲁,咖啡生产是最大的行业,其最主要的咖啡品种是阿拉比卡。秘鲁几乎每个地方都有种植咖啡,咖啡出口为秘鲁创造了大量的经济收益。
秘鲁(Peru)也是咖啡生产的大户。多达98%的秘鲁咖啡种植在森林地区,大多数生产者都是小农业主。
秘鲁具有良好的经济条件和稳定的政治局势,从而保证了咖啡的优良品质。然而局部地方问题较多,除了游击战争和贩毒外,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沿海出现的霍乱进一步造成了经济萧条,更有甚者,年通货膨胀率曾达7000%。
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秘鲁咖啡年产量约为90万袋,后来又连续稳定增长到年产130万袋左右。虽然有私营出口商通过中间人收购偏远地区的咖啡,但是主要市场仍由政府垄断。后来私营的秘鲁咖啡出口商会(Comera de Exportadores de Café del Peru)成产了,该商会致力于咖啡质量的提高,其首要任务是确定标准、剔除劣品,从而开成一种质量至上的氛围。这一积极的举措预示着咖啡业光明的未来。之后,由于价格上扬,也鼓励了农夫积极种植咖啡而不是该地区的传统经济作物――可可。
秘鲁最优质的咖啡产于查西马约(Chanchmayo) 、库斯科(Cuzco) 、诺特(Norte)和普诺(Puno)。大部分秘鲁咖啡是在自然条件下种植的,但也很难确认所有咖啡树的种植状况。自然条件下种植的咖啡,其要价比其他高出10%~20%,从贫困状况来看,农夫们也很可能无钱买化肥和农药,然而想确证全部的咖啡确实很难。
秘鲁咖啡的质量可与中美或南美的任何一种咖啡相媲美。秘鲁所出产的优质咖啡被运到德国进行混合,然后再运往日本和美国,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其质量的高标准。
二十、加拉帕戈斯群岛

咖啡种植在圣克里斯托瓦尔(Saint Crstóbal)。圣克里斯托瓦尔是加拉帕戈斯群岛(Galapagos Islands)中一个较大的岛屿,也是该群岛中唯一一个淡水充足的岛屿。在该岛海拔410米的地方有一个叫作埃尔洪科(El.Junco)的小湖,湖水形成数条溪流顺着该该岛南坡的岩石和火山岩流淌,含有丰富矿物质的淡水滋润着圣克里斯托瓦尔的土地,使这里的土壤永保湿润和肥沃。

在1875年,厄瓜尔土著科沃斯(Maňuel J.Cobos)在圣克里斯托瓦尔的哈森达咖啡园(Hacienda El Cafetal)种植了约100公顷的阿拉伯波旁咖啡树。种植园的海拔在140-275米之间,该地区的气候相当于内陆910-1830米间的气候,这样梯度的地势很适合高酸度的特硬咖啡豆(SHB)生长,也是咖啡质量上乘的关键。

由于世界咖啡业正朝着定向批量生产模式发展,所以圣克里斯托瓦尔这种规模较小且质量难保的咖啡业便陷入了困境,最终很可能无利可图而被迫放弃。

然而在20世纪90年代初,冈萨雷斯(Gonzalez)家族买下了哈森达咖啡园。亨博尔特海流(Humboldt Current)造成的局部小气候,强烈的赤道阳光和急剧的温度变化(海平面温度为43℃,海拔275米的温度为10~16℃)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促使冈萨雷斯家族扩大了咖啡种植园。

此后,通过对早期土地的开垦,该咖啡种植园的面积又扩大了一倍。由于加拉帕戈斯群岛在历史进程中的独特作用,厄瓜多尔政府已把该群岛辟为国家公园,不再充许将土地开垦为新的农业用地,而且严禁引进和使用化肥、杀虫剂、除草剂和其它化学制剂,因此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咖啡被公认为天然产品。

二十一、委内瑞拉

石油曾被认为是委内瑞拉(Venezuela)的主要出口产品。尽管早在1730年和委内瑞拉就从马提尼克岛引进了咖啡树,但在石油业鼎盛时期,咖啡生产几乎被放弃了。近来咖啡种植园已开始复苏,原来种植的蒂皮卡(Tipica)和波旁咖啡树以及新辟的种植园为咖啡出口奠定了基础。目前,委内瑞拉的咖啡大都出口到俄罗斯和哥伦比亚,然后在那里重新包装。许多新近重建的小种植园也开始自行出口咖啡。

咖啡业在该国众多行业中并不十分突出。委内瑞拉最好的咖啡产区是位于西南部的塔奇拉(Tachira)州。但是,塔奇拉这个名字已被不加区别地用于全国的咖啡豆。

委内瑞拉最好的咖啡品名有:产于塔奇拉的圣克里斯托瓦尔(San Cristóbal de Tachira)的蒙蒂贝洛(Montebello)、产于塔奇拉的鲁维奥(Rubio de Tachira)的米拉马尔(Miramar) 、产于梅里达的蒂莫特(Timote de Merida)的格拉内扎(Granija) 、产于塔奇拉的圣安娜(Santa Anna de Tachira)的阿拉格拉内扎(Ala Granija)。其他优质名品有:马拉开波斯(Maracaibos,这是该咖啡出口港的名字) 、梅里达(Merida) 、特鲁希略(Trujillo) 、圣菲洛蒙娜(Santa Filomena)和库库塔(Cucuta)。

安第斯山下的梅里达的众多种植园中有一个是属于巴勃罗(Pablo)和普利多(Luisa Helena Pulido)家族的,它是一个古老的农场,已被允许缩减规模。自从20世纪80年代早期接管该农

场以来,普利多家族一面从原有的波旁咖啡树上收获咖啡,一面种植新树种拓展家场。 加拉加斯(Caracas)周围地区也曾以咖啡著名,现已恢复生产。另外位图尔瓜(Turgua)地区的琼(Jean)和安德烈斯?博尔顿(Andres Boulton)种植园也种植着蒂皮卡咖啡树。

委内瑞拉的咖啡口味不同于拉丁美洲的其他咖啡,它味美、清淡,比传统咖啡少了一些酸味,这使得它不仅可以混合也可自成特色。

二十二、苏里南

咖啡史上一个重要的名字

苏里南(Surinam)是南美第一个种植咖啡的国家,挪威曾是该国咖啡产品的主要进口国。然而,如今该国的产量甚少,在此提及只是因为历史原因而已。

1667年已在苏里南定居的荷兰人,于18世纪早期从爪哇引入了咖啡树。第一批咖啡树是由阿斯姆斯特丹市市长赠给一个佛兰芒(Flemish)海盗的,这个海盗是汉斯拜克人(Hansback)。确切地说这些咖啡树被种植在当时的荷属圭亚那地区(Dutch Guyana),几年之后,便在邻近的法属圭那地区广泛种植。那时,有一名法国罪犯叫穆尔格(Mourgues),他得到许诺:如果把咖啡树引入法国殖民地,就能获得赦免及自由出入法国的权利,自然,他做到了。

二十三、安哥拉

曾是咖啡生产大国,如今前途未卜

20纪70年代中期,安哥拉(Angola)每年出口咖啡350万袋,其中98%是罗百氏特咖啡(这可能是非洲最好的罗百氏待咖啡),1990年总产量却下降到20万袋。

安哥拉以前最好的品牌是安布里什(Ambriz) 、安巴利姆(Amborm),及新里东杜(Novo Redondo),它们都以始终如一的质量而闻名。安哥拉大部分咖啡出口到美国、荷兰,当然还有葡萄牙。

二十四、布隆迪

来自战乱地区的芳香浓香郁、口味柔和的咖啡

布隆迪(Burundi)有世界上种类最繁多、经营最成功的咖啡业,且具有自身特色。该国咖啡是在1930年由比利时殖民者引进的,现只在小农场种植。不幸的是,其中许多农场都处在与战乱频繁的卢旺达(Rwanda)接壤的地带,这给咖啡生产造成了压力。布隆迪生产的咖啡,几乎都是阿拉伯咖啡豆,而恩戈齐(Ngozi)的咖啡树则种植在海拔1200多米的地方。布隆迪的咖啡味道芳香浓郁,具有极佳的酸度,产品大多出口到美国、德国、芬兰和日本。

二十五、喀麦隆

适于做蒸馏咖啡的深度烘烤咖啡豆

阿拉比卡(Arabica)咖啡树在喀麦隆(Cameroon)的种植始于1913年,其品种是牙买加的蓝山咖啡,但该国也同样大量生产罗百氏特咖啡。喀麦隆咖啡的质量及特色与产自南美咖啡相当。该国最好的咖啡产自西北部的巴米累克(Bamileke)和巴蒙(Bamoun)两地。此处,它还种植一些巨形咖啡豆和豆形浆果咖啡。

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喀麦隆咖啡产量有所下降,罗百氏特咖啡产量由1987年的180万袋降至1990年的110万袋,同一时期,阿拉伯咖啡则由40万袋降至20万袋。如今由于国家咖啡监督局(National Coffee Supervisory Agency)加强了管理,可能会使咖啡的产量和质量有所回升。

二十六、埃塞俄比亚(伊索比亚)
咖啡的古老原生态发源地――埃塞俄比亚
咖啡树Typica帝毕卡源于埃塞俄比亚(Ethiopia),它原先是这里的野生植物,“咖啡”这个名字源于埃塞俄比亚的小镇—“克法”(Kaffa)。事实上,埃塞俄比亚许多咖啡树现在仍然是野生植物,这种咖啡树上生长的咖啡颗粒饱满,略带酒香。人类可能早在9世纪就已经知道如何栽培咖啡树,但是到底是谁,如何培植,什么原因仍然是个谜。埃塞俄比亚当地的传说是:咖啡开始是僧侣用于晚间祈祷时保持头脑清醒的东西。
埃塞俄比亚是非洲最大的咖啡生产国,全球排名第五位,去年出口19万吨咖啡豆,收入在7亿美元左右,2016年埃塞俄比亚首都斯亚贝巴举办了第四节世界咖啡大会上,有来自全球各国的咖啡专家。埃塞俄比亚的咖啡不仅出口,埃塞俄比亚人民也是咖啡爱好者,在首都斯亚贝巴街道上有很多咖啡厅,埃塞俄比亚人喝咖啡占非洲总消费量的71.6%。埃塞俄比亚首都有六家最知名的咖啡品牌公司,有的公司已60多年且祖孙三代经营的家族公司,也有的公司正在积极国际化,比如在日本东京开分店。埃塞俄比亚人喝咖啡也有1000多年的历史。在这里,咖啡不仅是一种工作方式,埃塞俄比亚人民也用咖啡来做社交与洽谈咖啡店业务伙伴生意。大约有20%的咖啡来自小农户,优质生产是埃塞俄比亚咖啡最大特色,在埃塞俄比亚,喝咖啡过程讲究礼仪,把咖啡豆在油锅烘培开,香气充满了客厅,邀请家人、邻居、客人聚会品咖啡。传统咖啡仪式也可以看埃塞俄比亚文化,不仅是饮用咖啡,还是一种信仰仪式,埃塞俄比亚人信仰基督或穆斯林。
埃塞俄比亚的地理环境适合种植咖啡,主要在埃塞俄比亚南部高地上,这些高原地区土壤良好,红色疏松。一年收获一次,春天开白色花,果实生长到秋天就可摘。
今天,埃塞俄比亚是重要的咖啡生产国,大约有1200万人从事咖啡生产,是非洲主要的阿拉伯咖啡豆出口国。这里的优质咖啡品质卓绝,值得找寻。
在埃塞俄比亚可找到各种咖啡栽培方式:从成片的野生咖啡树林和半开发土地,到传统经营的小块土地,直至现代种植园,应有尽有。大约50%的咖啡种植在海拔1500多米的地方。 哈拉(Harrar)咖啡是埃塞俄比亚所有咖啡中生长地域海拔最高的一种。哈拉咖啡可分为长咖啡豆和短咖啡豆两种,其中,长咖啡豆最受欢迎。它有着柔软的口感,带有原野气息的酒香,且略呈酸味,喝过以后令人难以忘怀。季马(Djimmah)咖啡野生在海拔1200多米的地方,以利马咖啡(Limu)和巴贝卡(Babeka)咖啡两个品牌出售。其他咖啡品名有来自中部的锡达莫(Sidamo)咖啡,以品牌名伊尔加查菲(Yirgachaffe)出售;还有来自拉卡姆蒂(Lekempti)的具有独特风味的咖啡,季马和锡达莫咖啡豆的外表不大讨人喜欢,但口味甚佳。埃塞俄比亚咖啡豆中在市场上最少见的要算是伊尔加查菲咖啡豆,该咖啡豆出口日本和欧洲,但在美国极少见。这是因为雀巢公司(Nestlé)所属的德国咖啡烘烤商达尔迈尔(Dallmeyer)公司同伊尔加查菲咖啡的种植者建立了密切联系,从而获得了该种咖啡豆最大量的单一供应。埃塞俄比亚咖啡的风味较难描述,它既不浓烈,酸味也不甚明显。因此,不适于深度烘烤,否则很容易便会失去其特色。说到特色,埃塞俄比亚咖啡倒是与著名的摩卡咖啡有些相似。当然,优质的埃塞俄比亚咖啡可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最好咖啡相比,包括其可观的价格。埃塞俄比亚咖啡的国内消费量是非洲最高的。在乡村,它经常与一种被称为“亚当的健康”(Health of Adam)的香草一起饮用:新咖啡豆烘烤后与香草一起捣碎,再将混合物冲调,用小茶杯饮用,这经常当作薄煎饼的配餐,可提吊出薄饼中的甜椒味。咖啡业由埃塞俄比亚咖啡经营公司(the Ethiopian Coffee Marketing Corporation,简称ECMC)管理,该组织控制着90%的出口市场。埃塞俄比亚咖啡经营公司控制权有可能即将放松而使地方得到较大权力,这一举措会使咖啡业整体受益,尤其是个体商人。埃塞俄比亚咖啡在每日拍卖中出售,大多出口德国、美国、法国和日本。
二十七、科特迪瓦

就数量而言,是世界上最大的生产国之一。

科特迪瓦(Cǒte d’lvoire)从未出产过质量最佳的咖啡,所产咖啡也极少出自阿拉伯咖啡树。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它曾是世界上第三大咖啡生产国,年产500万袋。甚至在今天仍是世界上第五大咖啡生产国,年产440万袋。就罗百氏特咖啡的产量而言,科特迪瓦仅次于印度尼西亚(年产680万袋)。

20世纪80年代科特迪瓦咖啡每公顷产量只有250公斤。这种状况部分是由于贫穷,也因为咖啡树的老化。缺少投资及没有长期经营计划也影响了咖啡产量。

科特迪瓦政府已开始采取积极措施来扭转这种局面。全国咖啡管理委员会已重新组建,并精简机构,已将一些生产活动转交给私人公司管理。政府向生产高质咖啡的农夫提供最低价格保障,并鼓励出口商直接从农夫手中购买。现在,80%的出口咖啡在欧洲共同体国家找到了销路,主要买家是法国和意大利。

值得注意的是科特迪瓦是咖啡走私的主要中心,在1993~1994年中多达2600吨咖啡被走私,主要路线是通过马里(Mali)和几内亚(Guinea)两个邻国。

二十八、肯尼亚

罕见的好咖啡――以其浓郁芳香和酸度均衡而闻名。

咖啡业内人士无不认为肯尼亚咖啡是其最喜爱的产品之一,这因为肯尼亚咖啡包含了我们想从一杯好的咖啡中得到的每一种感觉。它具有美妙绝伦、令人满意的芳香,均衡可口的酸度,匀称的颗粒和极佳的水果味。

咖啡在19世纪进入肯尼亚,当时埃塞俄比亚的咖啡饮品经由南也门进口到肯尼亚。但直到20世纪初,波旁咖啡树才由圣?奥斯汀使团(St。Austin Mission)引入。

肯尼亚咖啡大多生长在海拔1500~2100米的地方,一年中收获两次。为确保只有成熟的浆果被采摘,人们必须在林间巡回检查,来回大约7次。肯尼亚咖啡由小耕农种植,他们收获咖啡后,先把鲜咖啡豆送到合作清洗站,由清洗站将洗过晒干的咖啡以“羊皮纸咖啡豆”(即外覆内果皮的咖啡豆)的状态送到合作社(“羊皮纸咖啡豆”是咖啡豆去皮前的最后状态)。所有的咖啡都有收集在一起,种植者根据其实际的质量按平均价格要价。这种买卖方法总体上运行良好,对种植者及消费者都公平。

肯尼亚政府极其认真地对待咖啡业,在这里,砍伐或毁坏咖啡树是非法的。肯尼亚咖啡的购买者均是世界级的优质咖啡购买商,也没有任何国家能像肯尼亚这种连续地种植、生产和销售咖啡。所有咖啡豆首先由肯尼亚咖啡委员会(coffee Board of Kaeya,简称CBK)收购,在此进行鉴定、评级,然后在每周的拍卖会上出售,拍卖时不再分等.肯尼亚咖啡委员会只起代理作用,收集咖啡样品,将样品分发给购买商,以便于他们判定价格和质量.内罗毕(Nairobi)拍卖会是为私人出口商举行的,肯尼亚咖啡委员会付给种植者低于市场价的价格.最好的咖啡等级是豆形浆果咖啡(PB),然后是AA++、AA+、AA、AB等等,依次排列.上等咖啡光泽鲜亮、味美可口且略带酒香.

组织拍卖也是为了满足调配商的需求。这种拍卖会通常拍卖量较小(每宗3~6吨),有附有种植者标志的样品以供买家品赏。拍卖后,出口商按不同风味、不同质量及调配商所需的数量包装。这为调配商提供了极大的灵活性。注重质量的德国人和北欧人是肯尼亚咖啡的长期购买商。

就国际范围而言,肯尼亚咖啡的增长数量是显而易见的,1969~1970年,出口80万袋,到1985~1986年,出口量增到200万袋。现在产量稳定在160万袋,平均每公顷产量约为650公斤.

在近年咖啡价格突涨之前,肯尼亚咖啡的平均价格就一直在上升。1993年~1994年的价格比12个月前抬高50%。价格上涨主要是需求增加的结果.

也有一些购买商,尤其是日本商人,已对肯尼亚咖啡业体系表示不满.更有一些商人表示,该国咖啡质量已下降,并指出直接从农夫手中购买可能是提高质量的一种途径.但不管怎么样,肯尼亚那样详细的规章条例及完善的程序对所有咖啡生产国而言都是一种值得借鉴的模式.

肯尼亚咖啡借好莱坞电影<<走出非洲>>(Out of Africa)的轰动而进一步扬名。影片中梅里尔?斯特里普(Maryl Streep)扮演的女主人公卡伦是一位作家和咖啡种植园主。许多人大概仍记得影片中那动人的美景和壮丽的日落,但更令人难以忘怀的是卡伦想在非洲拥有一个咖啡种植园的梦想.

二十九、马达加斯加

该岛自1989年以来,咖啡业私营化了,并解除了许多规定,其咖啡总产量每年高达100万袋左右。由于马达加斯加人喜饮咖啡,所以咖啡的国内消费量很高。该国的罗布斯塔(Robusta)咖啡质量极佳,法国是其主要出口市场。

马达加斯加政府计划咖啡大约2000公顷的罗百氏特咖啡种植园和大约5000公顷的阿拉伯咖啡种植园。因此,该岛咖啡的发展有赖于它在阿拉伯咖啡方面的潜能,一旦开发成功,此咖啡有望成为极品.

摘要: 咖啡与茶叶、可可并称为世界三大饮料。它带有浓郁迷人的香气和别具一格的口感,世界上有无数人迷上了咖啡这种神奇的饮品。有报道称,咖啡是世界排名第二的商品,位于它之上的只有石油。下面介绍世界上最重要的十大咖啡生产国,并简要介绍了这些国家的咖啡生产情况。
三十、越南
越南是世界第二大咖啡生产国
越南的咖啡生产是由法国人开始的,现在,越南有很大一部分人口都以咖啡生产为生。在最近的几年来,越南的咖啡生产量日益提高,从而取代了哥伦比亚和印度尼西亚成为世界第二号咖啡生产大国,它占据了世界咖啡市场14.3%的份额。越南最主要的咖啡品种是罗布斯塔(Robusta)。
三十一、印度尼西亚
印度尼西亚的咖啡生产始于殖民时代,主要的咖啡品种是阿拉比卡和中粒咖啡(Canephor)。印度尼西亚的阿拉比卡咖啡豆是世界上最优质的咖啡豆之一。No. 4 哥伦比亚哥伦比亚是世界第四大咖啡生产国,它生产的咖啡味道比较温和,带有完美的风味特征,质量无以伦比。它从18世纪早期开始种植咖啡,不过直到19世纪才开始出口咖啡。
三十二、印度
印度南部的城邦,如Karnataka、Tamilnadu和Kerala,是印度主要的咖啡生产地,单单是Karnataka就生产了印度53%的咖啡。印度的咖啡具有独一无二的风格,因为它们不是种植在阳光充足的地方,而是种植在阴凉的地方。印度国内的咖啡消耗量不大,约80%都用于出口。它主要的咖啡品种有罗布斯塔(Robusta)和阿拉比卡(Arabica)。
帝毕卡咖啡-庄园单品豆进口商
帝毕卡咖啡 typica coffee 匠人精神 专注于手工烘培追求咖啡豆原产地最佳风味